与毕摩同行

我想跟我的朋友吉克毕摩去美姑和雷波县交界的无人区爬山徒步已经很久了。他一直没有空,一直拖延这件事。但今年五月中时机终于成熟了,索玛花开了,凉山渐渐开始进入雨季。我跟着吉克毕摩去他家乡候播乃拖(彝语:hxo bbop liet tuo ꉘꁨꆻꄧ;意思:“太阳上面”)带上他的毕摩工具,进入大风顶自然保护区,徒步往龙头山的方向去。这是我们——两个来自不同的国家和拥有文化背景朋友,七天同行的故事。

从西昌市往美姑县出发,路况很差,到处在修路,凉山大多数的路不停在维修。我第一次来凉山是2009年底,路况跟现在差不多。破破烂烂的路上堵车几个小时,当时西昌的路段12:30才放车,到了美姑的牛牛坝,天都快黑了。再坐了一个小时的面包车到候播,走了五公里的路就到吉克毕摩的家。天黑了,终于可以坐在火塘旁边吃点凉山土豆和坨坨肉,喝一两瓶啤酒。聊了几个小时便爽快入了眠。这次旅途难度高,得好好休息。

第二天我们俩先穿过原始森林去看吉克毕摩祖先刻的岩画。这些算是彝族最原始、最地道文化的痕迹。从毕摩的家到这个地方大概花了一个小时,有几处石刻,但最重要还是是第一个:神秘的、刻于350多年前的某个神像。“我祖先刻的,因为这个地方曾经每年下几次冰雹。自然灾难会对我们的氏族造成很大的损害,人会遇难,冰雹会破坏收获。这就是为了维护这里的村民。” 毕摩给我解释之后,让我拍几张照片,发到他的微信上。“我是世界上最时髦的毕摩,”三十多岁的吉克跟我说:“等到晚上我会有三百多个赞”。

因为雷波几天前遇到了像这里300多年前的自然灾难,吉克毕摩在岩画旁边做了一个小仪式,为了保护下面的一些村庄。吉克很关心自己的民族身份和文化遗产,他希望将来会把他祖先刻的岩画保护好,给后代留下他们祖先的灵魂。这座山对面有神秘的低谷,里面是吉克家族灵魂坟墓之地。已经好几百年,吉克家族去世的人的灵魂都在那边。一个月之前,我参加了吉克家族的“尼木从毕”仪式(彝语:nip mu co bi ꆀꃅꊿꀘ),朋友邀请我参加,所以我知道那个地方。

当天下午我们赶车去美姑县成,希望第二天早上能够出发去大风顶。交通情况又使我们延误了几个小时,上山得住帐篷,在县城还得买点吃的和户外设备,特别是我忘记给吉克准备个睡袋,美姑又买不到,我们只能找到很薄的被子。第二天坐了美姑县成至雷波的新市镇的公交车到了特西乡。天气变差了,下了毛毛雨,雾气笼罩了周围的山顶……特西上面两个人下了车,岔路往右边走,进入了大风顶的无人区。

进了朦胧的山,周围的亮的风景都看不到,只是听过路人给我们讲天气好的时候这里多么美。绕来绕去往前走,突然遇到两个人,一个拿着巨大的塑料包,另外一个穿着全塑料制造的DYI的次尔瓦(彝语:jiet shyr vap la ꏤꏅꃭꇁ)。那时候我们俩还没有意识到这个现象是现代大凉山最大的悲剧。不到一个小时,雾气暂时破开,我们看到了周围的景色。前面的斜坡上我们一下子看到了很悲伤的场面:原始森林的几百年的珍贵树子被砍掉了,变成了城市市场上很奢侈的物品:凉山的木头。无数的木桩仰望过天空,天气马上又开始痛哭流涕,像它有读心的能力。

有时候我们不知道方向是不是对的,突然有几个影子从灰雾里像鬼一样露出来。他们在许多坑里不停地挖土,土里有红色的石头。旁边站了一群人,不停地大声吵架。一瞬间我们意识到这些人在挖玛瑙。这个石头是凉山的宝藏,同时也是这片土地最大的咒诅。玛瑙对我来说不只会分裂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但更严重的是,给自然环境带来了很大的破坏。来山里挖玛瑙的人不在意环保,到山里拉到的东西变成垃圾之后,他们也不会带走。我和吉克毕摩越来越讨厌看到地上到处都是塑料瓶子和袋子,最后受不了了,路过的垃圾,都开始捡起来。特别看到开吉普车过来的自然保护区管理人员在草原地随手丢掉空的烟盒,我们特别无奈。“那么环保从谁做起呢?” 我问了我的朋友,他也无语了。

那天晚上天气变差了。路上我们遇到了吉克毕摩的亲戚,他送了我们一瓶白酒。深夜天气冷,下了冰雹,外面全面都是暴风雨。因为朋友的被子很薄,他过得很辛苦。我感觉都是我的错。“除了睡觉以外,我什么都不怕。”吉克跟我说。天亮时我们发现帐篷还好没有坏掉,天空也很晴朗,雾气从我们的路上三开,终于能看到周围美丽的风景,我们身处无人区,到处都是山峰和草原,深蓝的天空,碧绿的山地。

那天我们翻了很多山,两个人脸上都快出现高原红了。海拔四千多米,周围都是山峰,对面雾里可以看到古里拉达山谷(彝语:ggu nyi la dda ꈬꑌꇁꄿ)和沙马雪山。风景的魅力、颜色、新鲜的空气都扣人心弦。毕摩穿了美姑传统的服饰,黑色、黄色、红色三个彝族最喜欢、最崇拜的颜色都在他的传统服装上,跟周围的风景自然相配。我们爬了斜坡,到了草原,几十分钟又往下面走,一直到山谷,最下面有一条透明的、非常干净的河流,四面都是湿地,有各种各样的花儿,万种颜色让人惊艳。这个天然的迷宫里面偶尔会碰到牛和羊,高原上有几群牦牛。有的时候我们不确定方向对不对,我起码有两次把沙马雪山当成龙头山起。吉克毕摩一直笑我,自己觉得方向完全不对。问了几个放牧的,看了几次我的罗盘 ,结果发现我以为的山确实不是我们的目的地,但至少方向还是差不多的。

早上毕摩比较累,因为晚上没有睡好。但下午我开始没有劲,吉克把自己的精神找回来了,想往上面继续走,一直走到天黑。从小盆地望着龙头山,看起来很近,但实际上我们还得走几个小时的路,翻几座像驼峰的丘陵才到山顶下面的地方。龙头山的彝语名字其实跟龙不沾边,彝语里的名字也不只有一个。彝族叫它“说诺阿举山”(shuo nuo ap jju bbo ꎰꆈꀋꐩꁧ),意思为“乌鸦”,也叫它“戒伊说诺山”(njit yip shuo nuo bbo ꐱꑴꎰꆈꁧ)。其实凉山的彝语地名里面有好多神秘的内涵,跟汉语完全不同。可惜的是如果把这个彝语的音节用汉字直接“拼音”,这个内涵都没有了,只剩下了大概的语音。

这座山不止有一座山峰,有好几座。我们搭帐篷的地方在公山和母山中间的悬崖上。吉克毕摩马上找到了溪涧,所以我们有水喝,第二天早上甚至可以喝一杯奢侈的咖啡。那天晚上天空布满了星星,从悬崖上可以看见周围红色或黄色的小点点,是山人家里烧了火、做了饭。肯定有些人围绕着火塘,到深夜说说凉山的传说,肯定有些家毕摩在不停地打鼓做小仪式,到深夜讨论当天发生的事。那天晚上我坐着在悬崖上面,呛了一两口白酒,看着夜景写了这首小诗:

一棵树
一只狼
两个哥们儿
四只眼睛
五栋房子
十家人
二十头牦牛
一百匹马
三百多只羊
一位喜欢飘的柯扬
几十只彩色的鸟
雪豹
五百多来挖玛瑙的怪人
万万个石头
三百亿的野菜
无数的星星
三首歌
一丝风
一些怀念
都挂在悬崖上面
都在一起失着眠

那天晚上睡得很好,第二天起得早一点。我们七点过上了路了,相信能够很快走上去。倒数第二段路最危险,这个羊肠小道刚好通过很陡很滑的斜坡,右边下面是有几百米的深渊。左边都是石头,突然发现了一个悬崖缝,从缝隙往远处看可以看得到几十公里长的玛瑙脉,下面的白色的小点应该都是垃圾。

到了最后一段,龙头山的山顶其实像一片草地,但是到了中间,人会发现这样想其实很危险,因为中间突然有万丈深渊。从下面来的雾气到了边缘慢慢地翻过来到草地上,在这个大自然的画布上每一朵云创造了很独特的艺术作品。那个地方超级安静,但看到雾翻来翻去,分明地感觉到这个地方充满了活力。

我和毕摩很疲倦,但是到达了山顶那种感觉,可能是生活只有一次这样的成就感。走了几天的路,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吉克毕摩,像很久以前的他吉克氏族的祖先,做了一个祭山的仪式。它最后把塑料瓶子里面的茅台酒洒得遍地都是。剩下的时间我们做在边缘上,听了周围的沉寂,这个安静的瞬间只被风声和在我们头上面空中盘旋的山鹰声音打扰。我一瞬间有感觉能够摸得到千古,但忽然我意识到这个差点完美的情形是种像眨眼就消失的情绪。

下去的时候我们发现了一个山洞。根据传说来讲,毕摩伟大的祖先阿苏拉则(彝语:bi ap sy lat zzi ꀘꀋꌦꆿꋒ)在类似这样叫“比尔岩洞”(彝语:bi hly ꀘꆳ)的地方潜心修道。我朋友起初认为在一个洞念经会像一个和尚,不太愿意顺阿苏拉则的样子,但后来他还是跟着他祖先的脚印,在洞里沉思一会儿,念了几卷毕摩书。洞下面几十米有过像人头的石头,有可能是为了保护这个玄妙的地方。

下午快一点钟的时候,我们决定了不走同样的路回去。龙头山下面有一个小村,一位彝族老奶奶建议我们从一个小山沟下去。到了一半儿,云雾笼罩,把我们的道路挡住,什么都看不到。这条路就变成了地狱的途径,像瀑布的河床那么陡。突然有一块至少半吨的石头从上面滚下,差点压死我。几分钟之后我产生了幻觉,得停下来休息和吃点东西。我和毕摩路过像瑞士那么漂亮的风景,几个小时之后终于到达刘洪乡和雷波至昭觉的公路。晚上天气看起来很好,但突然变得非常差。暴风雨来了,从上面的飞石跟水滴一样开始落下去。如果这样的天气几个小时前把我们挡住在上面的话,我们俩可能会遇难。可能是毕摩的力量,他把魑魅魍魉束缚好,可能是老天对我俩善良,肯定是我俩运气太好了……那天深夜,我们到达了昭觉,千年的美丽成为永远不会忘记的回忆。

下了龙头山第二天,我和吉克毕摩往西昌出发。路上还有一个站:博什瓦黑岩画(彝语: bbur xy vat yi ꁱꑭꃪꑳ)。我几年前到过这个地方,但我朋友没来过碗厂附近有个一千多年的历史古迹,有点特别,我这个老外带当地朋友看看他的文化里很重要的遗址。

凉山的路况到处都不好,我们到达碗厂的岔路时,天快黑了,却还得走了差不多五公里的路所以我们在碗厂乡的小卖部买了些东西。天黑之后我们俩果然迷路了,我本来以为我知道路,结果我们在黑暗的田野绕来绕去,最后放弃了,搭了帐篷,睡到天亮。

第二天早上问到了三个当地孩子,看了看周围的景色,路就想起来了。博什瓦黑这个地方原来是一个旅游景点,好像也收过门票,现在都被遗弃,售票处都塌了,石头做的房子里面现在长了杂草。到了林间空地,中间有几座巨大的石头。

“这个……这是太了不起了!” 吉克毕摩说,以不相信的表情瞧着石头上面的石刻。我上次来这边以为我看到了所有这边的岩画,但这次我发现并不是这样的。中间的石头上有神话中的动物:海龟、山鹰、老虎、龙等。对我来说,最有趣的两个岩画的类型就是许多人众人像和佛像。

中间,最大的石头上有关于毕摩(彝语: bi mox ꀘꂾ)的岩画,刻的那个年代其实在汉语写得历史记载叫“鬼主”,是彝族叫“乌蛮”的祖先各个氏族的酋长。手里拿着仪式扇,彝语叫禽克(彝语:qip ke ꏿꈌ),旁边有酒瓶和他前面有像狗的一只野兽。它的脖子上有链子,连接到巫师的脚。吉克花了几十分钟分析他祖先的岩画,而后坐在岩画下背诵一会儿毕摩书。

这个摩崖对面有一片大屏的石头,上面刻着骑马的人以及四周的唐朝官员。他们都穿着唐朝的官服,但手里拿着彝族毕摩的禽克。这个是一种很珍贵南诏或者大理国时代图形,也是凉山彝族文化悠久历史的证明。左边的石头上刻的是毕摩的乌托(彝语: vyx tu ꃻꄲ)。吉克兴奋地把自己相同的毕摩工具拿出来,跟石头上的图形比一比,观察良久。上午的雾气被阳光慢慢划破的,从神秘到温暖,整个气氛都变了。从吉克的脸上我都认出来他很看到了这边的岩画,都使他非常感动。

其他的图案都是佛像,有些佛像也拿了大鬼主或者小鬼主的工具。南诏时代都受到不同文化的影响,从东南亚到成都平原这一带,各种各样的小文明和部落交织在一起。博什瓦黑岩画跟中文历史记载帮我们现代人联想那时候的中国西南大概会是什么样的。

作为一位对彝族文化和中国西南历史有浓厚兴趣和深沉感情的外国人,这个地方让我好奇,让我对这个地方也开始有浓厚的感情。碗厂乡附近的博什瓦黑岩画同云南大理的“石宝山”、禄劝偏僻凤家城的“三台山”和贵州神秘爨文刻的“红崖天书”,是彝族历史上四个最重要的南诏和大理国的摩崖石刻。我在这个闭上眼睛,能传神地看得到彝族祖先的朝廷,被崇拜的佛像,能听得到大小鬼主的鼓声和遥远的、被雪覆盖的山顶的风。

我来这边两次,每次感觉不一样。第一次我很惊讶这么遥远的地方会有这么重要的文化遗址,且并没有太多人知道或在乎它的重要性。第二次我陪同我的当地朋友来这里,给他介绍他自己民族的历史。我以为,其实很少人去这边也好,这个地方就不会遭到破坏下一辈的诺苏或许会知道它的存在和意义。

阿库乌雾,中国彝族最有名的诗人之一,本族文化的重要的推手,曾说过彝族这代人必须写诗让年轻人看,彝文诗就是彝族文化的教科书,可以让年轻人了解前辈和古代祖先的风俗习惯。对我来说,如果诗是一种百科,博什瓦黑岩画的摩崖石刻就是百科里面的插图。

我们以后只能安全到达西昌。“我有事”吉克说和立马失踪了。我那五月份的暖和的白天感觉特别累,但同时有很大的成就感。乌鸦,下次见!

评论

    这个评论还没有内容!

回答

*

(67313)

© Jan Karlach 2001 - 2018. 基于elemis的Obscura样板。版权所有。